2017年5月15日 星期一

認真的人,才不會對你百依百順

Jake Gyllenhaal in Love & Other Drugs (2010)


文:涼御靜

繼上次討論過的「在關係中,他是個認真的學習者後,在本篇中,繼續來談談:那些認真對待關係的人,會有什麼特點?

我要再次強調,寫下這些的目的,是為了提供給「在關係中感到困惑、需要一些建議的朋友」參考,我本人並沒有偏好怎樣的關係狀態,我也沒有資格可以「教」別人怎麼談戀愛,同時,也並不表示你做不到這些特質,你就是個失敗的人。

同樣的,如果和你正處於關係中的另一半,沒有展現以下的特質,與其先去質問對方,倒不如先問自己:你想要一段認真的關係嗎?(相信我,很多人被戀愛折磨多年後,他們變成只想要一段膚淺的關係,太認真的人,反而容易被分手)。

如果,這個問題的答案是肯定的,那麼再來思考看看,這些特質,對方是真的沒有展現嗎?還是,對方換了個你感受不到的方式呢?又或者,其實你可以開始考慮換個認真的呢?

事前說明:底下用的「他」,代稱任何性別、任何生物、非生物,你想要與之有關係的對象。

特質二:在關係中,他不會對你百依百順

這個特質聽起來有點令人意外,但是,這卻是非常實際的。
因為,沒有人能永遠在一切事情上,委屈自己的想法,去配合另一個人。

一個可以長久相伴的人,他必須擁有自己對世界的看法,有自己的判斷力,以及自己獨立的價值觀和個人生活圈。為什麼呢?因為,這表示他有認真的在探索世界,在每一個大大小小的決定裡,更確定自己想成為怎樣的人。

只有這樣的人,才能在面臨人生困境時,給你另一個不同的觀點(或者是相同的觀點,但是有不同的推演過程,幫助裡確定自己的決定),並且在關係越來越長久時,還能不斷挖掘出新意。

所以,當他是這樣一個獨立的個體時,你怎麼能要求他每件事情都和你一樣、所有的決定都順從你呢?請問你是要找人生伴侶,還是要找奴隸呢?

有很多人在關係中,誤會了這件事,以為「如果我愛一個人,我就要完全配合」。

例如說,女朋友一直喊「好想去韓國玩」,即使自己超痛恨韓國這個國家,也還是臉上笑笑,和她一起去韓國,沒有表達過任何自己討厭韓國的意思,整路上都努力扮演一個樂在其中的人。

但是,女朋友還是玩得不盡興(當然不會盡興,因為這個旅伴,完全就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散盡千金站在首爾的土地上啊),責怪男朋友連玩樂都不會,兩個人都不是很開心。

男朋友滿肚子的委屈,越想越生氣,雖然不太像是女朋友的錯,但他就是想對她生氣,同時,他也搞不清楚錯在哪裡,於是,就只能約一個單身的朋友,例如說,我,在深夜的熱炒店,痛飲台啤。

所以說,你一開始為什麼不講你不喜歡韓國啊?無論你要不要陪她去,你都可以讓她知道你的想法呀。

「可是,萬一女朋友就這樣跟我分手了呢?」

你只是表達一個喜好的不同(說不定她也討厭你喜歡的國家啊,例如說巴拉圭),她就要跟你分手?就像是你說了你喜歡吃臭豆腐而討厭榴槤,她就要跟你分手?她真的有愛你?真的嗎?

以上例子,真人真事,一位異性戀男性友人,在說他某次大失敗韓國的旅行,以至於他更加痛恨這個國家了
至於最後他們到底有沒有說開呢?答案是,沒有。

而這種百依百順的相處模式,累積下來的怨恨量,將會非常龐大。到了最後,任何一點小事,都可以使人輕易抓狂。

只要有一點點不順遂,大腦都會自動連接到「都是他、都是他、都是他」,之後就會開始指揮你身體力行「甩了他、甩了他、甩了他、甩了他甩了他甩了他甩了他」。

據我所知,最後他們分手的原因是——他吃完泡麵都不洗碗。

其實,這也是一個沒有認真當學習者的案例。
告訴我,你究竟有什麼深刻的人生思考,讓你決定此生就是不想為了這段關係,學會「吃完泡麵要自己去洗碗」?

所以。

回到本篇的主題來:那些願意認真提出自己意見的伴侶,其實,都是認真看待這段關係的人。

就因為認真,他才想表達自己,他才有「想讓你認識真正的我」的慾望,不是只是說「我不要啊、我不想嘛」,而是會好好的說明他的想法,以及他為什麼有這種想法,想讓你理解他。

不然,就都跟上班一樣,職業微笑,點頭說好,隨便敷衍就可以了,何必花時間說明自己,還想讓聽懂?

而這種溝通的意義,不在於要誰去順從誰,而是在於「認識對方真正的樣子」。
認識越多,才能越來越有把握,去回答在關係中的恆久疑惑——我們到底可以相愛多久?

最後,不知不覺間,這篇字數又爆炸了(沈思)。
剩下的相關的認真人特質,我們下次見。



想讀我談戀愛關係的朋友,這裡有一篇某個家喻戶曉戀情的討論可以提供:



本篇的看板郎由Jake Gyllenhaal親自示範:如何不顧一切表達意見











Read More

2017年5月14日 星期日

女人不能想做愛?女孩,夾緊妳的雙腿


【這張圖,有什麼問題】女孩,夾緊妳的雙腿



昨天晚上,有讀者傳了這張圖片給我。

在信裡,她提到,她覺得這張圖,似乎是有那麼一點道理,可是,她左思右想,又覺得有點怪怪的。因此,便寫了信,想知道我的看法。

首先,我必須感謝這位讀者,以及正在閱讀文章的各位,願意花費時間,認為我的想法,能提供一點助益,因此,我就來說說。

這張圖,就我讀來,確實是有頗大的問題。
我把問題分為三個層次,一一拆解。

Read More

2017年1月6日 星期五

我要怎麼知道,他就是那個對的人?

Michael Fassbender  in the June issue of Esquire UK 2012


文:涼御靜

是的,各位沒有看錯,這麼俗濫的標題,我也有寫得出手的一天。

是這樣的,各位熟悉我也有一段時間了,大概已經完全知道了,我人生中,所經歷過的戀愛,全部都談得很爛,我也從不覺得自己有一天可以「教」別人談戀愛。

但是,前陣子,我突然有機會可以和一些異性戀男性友人談話,且大家似乎都尋死一般的,想和我談感情問題。

談著談著,不知為何,竟然出現了幾個非常中肯的論點,讓我覺得──原來異性戀男人除了陰莖外,竟然也是有大腦的,So Amazing(非常政治不正確)。

我覺得,我這樣一個戀愛學分死當好幾輪的人,都能從這場談話中學習到了什麼,表示,這些談話確實有可以分享的地方。因此,我就來談一下我們當天的主題──關於「我要怎麼知道,這是一個值得一生相伴的人?」

這主題,並不是說,你一生只能找一個人來相伴,也不並是說,如果這個人沒有以下談到的特質,那就是你被敷衍了。這個命題,只是想大概去描述「那些認真對待關係的人,會有什麼特點」,並無褒貶之意。

畢竟,有的時候,有些人,就是不想要找認真的人啊。

事前說明:底下用的「他」,代稱任何性別、任何生物、非生物,你想要與之有關係的對象。

在關係中,他是個認真的學習者

這一個指標,我認為是非常好辨識的。

如果他在意彼此的關係,他會想要付出,努力經營。也許一開始做得並不好,但之後遇到相同的狀況時,他會懂得避免發生同樣的錯誤。

例如說,我有個朋友和她哥哥的關係非常好,她想帶男朋友去和哥哥家裡吃飯,男朋友兩手空空的就去了,而哥哥有點不開心,覺得男朋友有些不懂禮數。事後,我的朋友知道了,就提醒男友說,也許下一次,你該準備點小餅乾、巧克力當作伴手禮,讓哥哥開心。

有些男人會覺得:啊,好煩啊,就吃個飯而已,也要我準備什麼東西,這麼麻煩,又不是我自己說要去的。還有啊,為什麼妳要下指導棋叫我怎麼做啊,我就是這樣不送禮物的人嘛,妳哥哥不喜歡就不喜歡啊。

以上的想法,就是沒有想要經營感情的人。

為什麼呢?因為他把很多莫名其妙的事情(男性尊嚴、自我風格啦,還有我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看得比經營這段關係還重要。

如果你想經營這段關係,你會試圖讓自己做得更好,不會讓其他不重要的小事,影響到這段關係。

送個小禮物是多簡單的事情,就學起來,下一次就照著做就可以了(女朋友甚至都告訴你要學什麼了)。

反正,也不是要你當哥哥的奴隸,哥哥怎樣想你,一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不要讓這種小事情變成關係中的嫌隙。不要讓女朋友認為「你不想為她重要的家人做一點小事(即使是偽裝,那也是要花心思去偽裝呀)」。

以上這例子,真人真事,出自一個異性戀男性的嘴裡,在說他妹妹和妹夫。

至於最後這個妹夫到底有沒有買伴手禮呢?答案是,當然有啊,還買到哥哥收到手軟,巧克力和蛋糕多到要分享給單身的友人,例如說,我。

不然他怎麼成為妹夫的?

所以,認真對待關係的人,也許一開始會不知道該做什麼,但是當對方有反應時,他會學習如何做得更好,且不必每一次都重新提醒,因為他已經學會了。

然後,我完全不知道,為什麼我只講了第一點,就已經這麼多字了。
請原諒我是個囉嗦的人,後面的幾點,我們就分幾天,陸續增加討論。




對於我談論性別話題有興趣的朋友,可以閱讀:



雖然以上文章跟戀愛都沒有半毛錢關係就是了。

然後首圖男郎Michael Fassbender來自於這本他的專題:




Read More

2017年1月2日 星期一

去你的,2016



去你的,2016


文:涼御靜

因為朋友們紛紛寫了過去一年的回顧,顯得我也該寫些什麼,好像不寫就沒有辦法讓2016真正過去一樣。事實上,我想它確實沒有辦法過去。

我是一個悲觀的人,通常總結一年時,很少見我說出「過得不錯」的結語,但,同時,我也是個知足的人,也很少說我「過得悽慘」。

但,2016年,我確實過得不是很好。
送走許多人,好幾個晚上,差點送走自己。

事情一件一件地出錯,生活開始失去掌握力,愛情與事業都亂七八糟,還領銜主演家庭恐怖片。每天把自己打扮好,搭捷運、工作、開會、飯局,其實我隨時隨地都只想躺平不動,而且隨便一點小事就能立刻淚流滿面。

回想起來,2016年,確實是我有記憶以來,眼淚流得最多的一年。那些浪費掉的淚水,也許都可以開個小型的spa水療中心(毫不誇張)。

每天夜裡,我幾乎都在痛哭中度過;白天工作時,也常常躲到廁所裡大哭一場;周末看個喜劇電影,也能從頭痛哭到尾;晚上加班到清晨,走在回家路上,邊走就邊哭起來,晨跑路人都要被我嚇壞。

我不太記得自己怎麼就這樣活下來了,就像我不太記得我怎麼會變成現在這樣。原本以為怎樣都不能忍受的屈辱,一咬牙竟然也過去了。原本以為怎樣都不可能丟掉的自尊,也全部都撕碎丟到馬桶裡沖掉了。

想想真不可思議,我竟然活過了2016

現在回頭看,2016時我寫完,最後卻沒有發表的那些東西。讀著、讀著,自己都覺得害怕:這麼偏執而激烈,不是全拿就是都不要,這麼可怕,真的是源自我的感情嗎?

而且,我一邊整理,一邊也悲慘的發現,未來的涼御靜,在這方面,可能也不會變得更好。只會一路更加決絕,因為這是我僅存的自由。

2016,我寫了許多關於生生死死的文章,來幫助自己決定要不要繼續活下去,但想不到,最後真正幫助我思考出結論的,是一大堆可怕的壞人以及不能忍受的欺凌。

目前,我對於這個問題的答案是──在我看到那些踩過我的垃圾去吃屎之前,我絕對不會死的。開什麼玩笑,在我親自洗臉這些廢物之前,絕不能自己放棄。

我不知道這個決定能維持多久。

所以,我的新年希望很簡單,就是──活著。
如果可能的話,盡量快樂。



01.02.2017 涼御靜 吃完一整包波卡而感到罪惡感的深夜

p.s
雖然這段會很像官方聲明,但我真心誠意。

我活到今天,要感謝許多朋友的善意與耐心,也要感謝陌生人的好意,以及許多努力創作不輟的優秀創作者,給予我很多心靈上的寄託與宣洩。

同時,DC Comics幫了很大的忙(我認真的),在此感謝Clark KentBruce Wayne以及整個bat-family,並且特別銘謝Marvel ComicsCharles XavierErik Lehnsherr

 影像:來自Parker Fitzgerald攝影集《All Earth was Once Sky》





Read More

我發表《我要去維加斯》的隔天早上



文字:涼御靜

這一天,是我連續工作兩個月後,唯一的一天假期。
很早,我就已經計畫好,我要睡到自然醒。於是,我拔掉家用電話線、關掉wifi,抱著我的玩偶,用毛毯捲起自己,縮到羽絨被裡。

果真,羽絨被裡無曆日,抱緊玩偶不知年。

直到──我在維加斯輸到剩一條內褲(且還是藍綠色的蕾絲丁字褲),兩個彪形大漢一左一右把我架起,正要甩進海裡。
我拼命掙扎,隱約聽見,遠方傳來警車巡邏的嗶嗶聲──

張開眼,早上七點四十三分。
手機在枕頭旁響個不停。

接起來,小編冷漠的聲音:「妳看過維加斯的流量分析了嗎?」
不等我回答,她立刻判決:「只有平常的1/3。」

維加斯只有1/3──所以我該玩21點還是輪盤?
等下,我不是只剩內褲了嗎?
(但這條內褲感覺蠻高級,說不定還值個10塊美金──)

「平常就夠少了,」她說:「現在還只剩1/3。」

呃。
我不是在維加斯嗎?還是說,我在海裡?全身突然好冷吶。

「小涼寫詩?」她語氣飄忽:「好好檢討吧。」

掛上電話後,我真的檢討了一下。
我沒有檢討出什麼東西,只是立刻又傳訊息給瑞秋。

我:「怎辦,真的爆炸爛。流量只有平常的1/3。」
她已讀,但彷彿正在等待。於是,我又焦急地喊:「還是說,原本以文章的形式出刊比較好?」然後,一股腦兒地把原本的文章傳給她。

分秒過去,她緩緩回覆一詞:「可能。」

把辛苦寫完的文章,又辛苦的改成詩。
然後,得到1/3不到的流量。

我到底是為了什麼?

見我沉默不語,瑞秋立刻安慰:
「但,那真的是一首內容非常Okay的詩。我認為,妳就當大家還不習慣妳分行好了。」
接著,她又補充道:
「只是一天的反應不好,是沒關係的,小涼還是非常努力的好孩子呀。」

創作者,果然都擁有悲天憫人的胸襟。
聞言,我不禁潸然淚下。

而後,將以上這兩段話,誠惶誠恐地,原句引用給小編。

一時之間,小編似乎也被這溫柔光波給震懾,已讀半晌,才開始輸入訊息:「好吧。我要飛出去出差了,我只有一句話要跟妳講。」

我熱淚盈眶,頭低低,等著難得的被摸。

她傳來一句──
「努力還是不要自己說比較好吧,尤其是根本讀不出來的時候。」

小編,慢走不送。


 前情提要:

來自於不會寫詩的我,在很久很久以前,發了一首詩:【我要去維加斯】


updated 03.04.2017:


這是我很久、很久以前,寫下的文章。
現在讀起來,更加感到悲傷──因為我知道自己從來不是一個快樂的人,可是當時卻因為想要討人喜歡,強迫自己做了很多強顏歡笑的事。

而現在的我,即使想要寫出這樣的文章,無論怎麼逼迫自己,也已經不可能了。

我不知道哪一個我,壞得比較少。
我也仍然不知道,哪一個我,比較討人喜歡。


首圖:
Model Julia Nobis stars in ‘Feel Free’
Photographers Iango Henzi and Luigi Murenu.
Vogue Germany October 2015.
Hair by Luigi Murenu
Makeup by virginia Young
Read More

2016年12月10日 星期六

有的時候,不想保持理智


【有的時候,不想保持理智】


文/涼御靜

很多剛加入性別運動的朋友,有時,他們會感到很灰心,問我,這樣去宣導、寫文章闢謠、解釋一些概念,到底有什麼意義?這麼努力,也不會改變誰。我總是跟他們說:目標不是要改變護家盟那些人,而是要避免對這個議題沒有想法的人,受到護家盟的影響。所以,為了不讓護家盟說服更多人,我們不能放棄。

但是,這麼多年,朋友們死的死,走的走,歷經許多事,我開始認為,護家盟的論點爛到不需要邏輯思考,那些被他們說服的人,到底──是怎樣?這些人,根本從一開始,就是歧視,他們只是需要一個藉口,來正當化自己的歧視。

就像我和我媽。
這麼多年,無論我怎麼溝通,我媽從來就沒有停止過罵我。

其實,我媽就是看不慣我這樣竭力擺脫一切傳統束縛的女人,就是覺得女兒除了嫁人之外,其他成就都不重要。就是懷恨在心,恨女兒沒有變成她心目中好棒棒的有錢少奶奶,生一大堆小孩給她玩。但她罵我的同時,卻又要宣稱,她對我沒有意見,她對兒子女兒都很公平,是我不知足。

和護家盟們說話,就像和我媽說話。
不管怎麼溝通,都是無效溝通。

如果,這些人一開始就在乎其他人的想法和感受,他們就不會這樣傷害別人。

還有,很多根本就反對,卻又怕被貼上萌萌標籤的人,跟我說:「我也有很多同志朋友」、「同志要好好加油喔」,我就會一肚子火的想:你才該去加油,順便點火。

有的時候,真的不想保持理智。

但是,這麼多年,我從來沒有在任何場合中,因為性別運動而失去理智。我一直告訴自己,我要證明,我是一個比他們更好的、更善良的人。即使我自己也不知道意義何在,我還是這麼做。

因為,也許有一天,會有什麼人,因為我的理智,願意聽聽我的解釋,然後,成為我們的一份子。

也許沒有,我不知道。

明天,我們可以一起在凱達格蘭大道看看,過去努力的這些年,到底換來了什麼。

12.10.2016 又再度被媽媽痛罵的夜晚

☆下午4:00媒體空拍,欲參加的朋友請勿錯過。

★「讓生命不再逝去,為了婚姻平權站出來」音樂會,因應交通管制等安全問題,從公園路進入凱達格蘭大道的路徑不開放,建議各位由台大醫院站12號出口、中正紀念堂站5~6號出口出發。
Read More

2016年8月11日 星期四

【死亡的回音】還以為,上班日只是我的錯覺




清晨五點睡,七點驚醒時,還在床上縮成一團,過了快半小時,才想起:週末已經結束,今天是星期一。

擦上防曬油,戴上墨鏡,匆忙奔赴捷運站,跳上車廂。一直到十多分鐘後,我站在車廂門前,才突然發現,整個車廂內,幾乎沒有人。
早上八點多的台北捷運,竟然沒什麼人。
我再度打開手機,希望今天並不是週一,這一切只是我搞錯了,我可以離開捷運,踢掉高跟鞋,回去我的床上,和所有悠閒舒緩的情緒,繼續纏綿。

當然,這只是我的想像。
手機螢幕還是一絲不苟地顯示著:今天是星期一。週末已經結束了。

其實,週末早就結束了,只是,我總不甘心承認。
所以,才會拖延到清晨五點才躺上床。

每一次,週日的夜晚,都有一種感覺,一旦自己睡下去,醒來時,就會到一個只能日夜工作的國度。
就像回到工業革命時代,在紡織機生產線底下的凹槽裡,撿拾著可用的材料,想著薪水與食物,忍受各種困難與不合理,等待週五來臨,就能離開這裡,回到樂園。

兩天過去。
然後,一覺睡醒,又再度回來。

螢幕上的星期一,再怎麼盯,也不會變回星期日,或者星期六。
時間總是最誠實的,誠實得殘忍。

當時,為了那些虛構中的美好未來,多麼努力,放棄近乎全身的自由,想著自己將來必定能得到什麼。
一些好的、特別的、別人沒有的東西。

後來,才發覺,這麼努力,也只是成為了一個能搭上八點捷運的人。

而且,那班捷運,還很擠。

為了打卡,為了不要被扣薪,即便人已經多到一開門就被車廂吐出來,仍視若無睹,猛力擠上去。

直到有一天,當這班捷運沒什麼人的時候,你還會懷疑自己。
是不是我弄錯了?
這真的是我要搭的那班捷運嗎?

是不是我弄錯了?
所有我走過的路,就只是為了成為搭上這班捷運的那一群嗎?

還是命運弄錯了我?

以為這麼努力勤奮,前方會有獎勵等著。
其實只是,一天一天,離死亡又近了一點。

這算是獎勵嗎?
也許吧。

涼御靜 08.01.2016 抑鬱的周一早晨

影像:Your Voice, Oil on wood by Joanne, December 2015
Read More

2016年8月4日 星期四

【第一次刷卡網購】


【第一次刷卡網購】


覺得好像打開了通往新世界的大門。

昨天晚上,我第一次用刷卡的方式,支付了我的網購訂單。

因為工作時間不固定,也時常搬遷地址,所以,我其實是網購服務的大宗用戶。小至衛生紙、棉花棒,大至冷凍空運鮭魚、立體重低音環繞音響等,食衣住行育樂,我幾乎通通都網購過。

但是,我還是最常使用「超商貨到付款」,總覺得,能看到商品,一手交錢、一手交貨,好像比較安全,也比較有「購物」的感覺。

昨天晚上,當我要點選購物車結帳時,發現在「刷卡一次付清」的選項旁,寫了一行「滿千送百元購物金」。

我想,既然我買的東西已經滿千,我也有信用卡,我為什麼不刷刷看呢?

於是,我進入刷卡頁面,輸入卡號,到期日,認證碼,按下確認,螢幕就突然顯示「已收到您的款項,準備出貨中」。

我徹底呆滯,手指僵在半空中,對著螢幕,目瞪口呆。這整個交易流程,都給我一種非常虛幻的感覺:手指在數字鍵上打一打,然後,二十秒過去,就付款完成了?之後,商品就會自己寄來我家?

原來大家都是這樣購物的嗎?原來有一張信用卡,是這麼方便的事情嗎?且刷卡還有紅利積點又會送刷卡金?

所以,當代的消費行為,從一手交錢一手交貨的實體經驗,轉移到各種虛擬的、看圖片、看氛圍消費,現在,甚已進化到——就連「到超商取貨付款」,都被歸類為「麻煩」的程度了。

如果馬克思活在當代,一定會非常驚訝吧,不只商品本身成為了神奇,人類的勞動價值被消弭,就連整個商品交易的流程,都非常虛幻:按按幾個鍵,金錢交換已經完成。

Amazing.

當我以不可思議的語氣,和朋友描述這一晚神奇的購物經歷時,她只是淡淡地回覆:「是啊,妳終於已知用火。」

Well, yep.

涼御靜 07.01.2016 眼睛疼痛的上午

影像:Sasha Pivovarova by Mario Testino for Michael Kors, Resort 2016


Read More